清华教授:中国政法系统成改革阻力 需作通盘设计


【多维新闻】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十八大报告中提到了“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”,对此,有中国非政府组织(NGO)人士指出,虽然提法“笼统”,但仍然感到乐观,相信未来有更大空间。另有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指出,现时民政、社保部门积极探索社会管理改革,但政法、宣传部门是最大阻力,所以改革需要最高层作通盘设计。

据《明报》11月13日报道,“如果汪洋能够进中央,我们的日子会好过很多。”有NGO人士说,汪洋在广东改革社会团体登记制度,令更多NGO得以建立和成长。他们还关心谁人会任政法委书记,会否铁腕维稳等等。长期关注社会组织的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指出,广东有商业文化的传统,契约意识很强,政府也不敢太为所欲为,“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虽然敢说‘境外媒体信得过,母猪都会上树’,但他不敢说村民的坏话。”郭于华称,当地的传统宗族力量在乌坎事件中起到很大作用,那里不是公民社会,但仍是有自主性的“自组织”社会,有别于官方掌控的“被组织”社会。

郭于华称,曾有电视台记者向她抱怨,采访广东工会职能改革、帮工人维权,原本是正面报道,都被宣传部门禁止播出。“广东走得比全国快,这对汪洋来讲,对他在权力格局的位置是好是坏?大家都不知道……所以宣传部门非常谨慎。”郭于华说现时民政、社保部门明显较为积极,是因为想“卸膊”,一些慈善、福利机构如将服务外判给社会组织,政府可减轻责任;但政法、宣传系统仍将社会组织视为“需要防范的力量”,“所以,社会管理改革不能只从地方看,也不能只从部门看,要‘破冰’必须是最高层有全域的制度设计。”

北京反歧视机构益仁平中心常务理事陆军称,他对十八大报告感到乐观,虽然报告中仅是笼统提到“发挥基层各类组织协同作用”,相信更多是指官方背景的工会、青联、妇联以及街道小区 中心,“但我们也能沾点光。”陆军举例指出,中国内地近年大力发展社工机构,容易与NGO建立联系,令NGO也获得更多空间。

陆军指出,2009年至2010年初官方有一轮对NGO的打压行动,北京法律援助组织“公盟”、艾滋病援助组织“爱知行”等先后被查,但“茉莉花革命”开始之后,当局意识到“最危险人物”是互联网意见领袖和部分维权律师,对NGO的戒心也降低,“2011年3月,民政部长李立国去视察了一个没有注册的草根NGO‘瓷娃娃协会’,之后他们很快就注册了,我们将这件事视为政府向NGO示好的标志。”


(李宇婷 编辑)
免责声明: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,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
专题

头条速览

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

十大热评文章

热门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