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维新闻:习近平当推动舆论放松 避免社会分裂升级

【多维新闻】多维新闻在《多维社论:引领中国 —— 习近平必须面对的十大挑战》一文曾表示,在习近平上任后,所面临的挑战很重要的一条就是“开放透明言论的挑战”,因为“不管中共是否愿意,在习近平执政期间,中国往何处去的大辩论必然成为时代的主题,从过去几年不同政治思潮的蠢蠢欲动就可以预期这场辩论的必然性”。毕竟在当下中国,利益多元、信息多元、价值多元,已催醒了公民的权利意识和参与意识,出现对立的价值观乃至意识形态也是情理之中的。中国社会应全力促进价值观对话,推动意识形态交流,开放舆论管制,促进社会共识的达成。如任凭思想冲突升级,社会分裂就难以避免。在信息时代,传播早已是社会管治的主要手段。相对于传统社会士大夫的清议、公论等,现代知识精英乃至普通人的表达空间在急剧地扩张,这种扩张意味着现代国民表达权利的自觉,而这一点,是任何一个前进中的社会都最终会进入的阶段,不是执政党利用国家机器简单地管制、屏蔽所能控制得了的。
 
管制下中国媒体的对表意识
 
在中共的传统媒体观中,毛泽东提出的“政治家办报”一直是最主要的方针,办报人要有党性,讲政治,是党的喉舌,是一个政治问题,一种“教导”或“驯化”民众的“治理术”。虽然也倡导“二为、双百”,即“为人民服务,为社会主义服务”,“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”,但并不等同于西方观念中的“第四权力”概念以及媒体市场化、私有化和放松管制等隶属“华盛顿协议”的内容。中共从战争年代开始就懂得如何很好的利用舆论宣传机器,这种现象也一直持续到上个世纪80年代。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,西方媒体观愈来愈多的被中国媒体从业者所接受,天然的向心力使得中共对于“喉舌”的操控不再得心应手。
 
与大众普遍观念不同,实际上在马克思主义新闻观中,是提倡所有无产者个人可以自由办报的,是一种“私器”,但是为了防止舆论工具被少数人利用,为个人谋利,列宁进一步推演了马克思主义的观点,认为媒体需要是无产者组成集体进行运作,以实现“私器公用”,因此在社会主义国家都是集体或者国有办报。而在西方媒体中,无论是从普利策时代开始,还是到近期默多克的《世界新闻报》丑闻,都显示出随着权力和财富的集中,西方媒体正在逐渐沦为“公器私用”。
 
正是因为这种理论基础的差异,导致西方所倡导的媒体私有制被当局一直认为是“威胁”着中国社会主义国家制度的意识形态基础:它意味着接受一种独立于党国之外的、将创造私人利润放在首位的媒体,而社会主义的理论遗产将“新闻 自由”界定为首先是免于私人牟利的自由。这两种理念显然背道而驰。因此,接受独立的私人媒体所有权意味着进一步走向“资本主义复辟”。

首页上一页 1 |2下一页尾页全文阅读
免责声明: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,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。

专题

头条速览

24小时48小时一周十大热门文章

十大热评文章

热门标签